瀏陽休閑娛樂行業云 >  套路!麻將軟件套路多云南曲靖警方破獲一起手機麻將賭博案

套路!麻將軟件套路多云南曲靖警方破獲一起手機麻將賭博案


  現在手機各種娛樂軟件層出不窮,也有一些不法分子利用娛樂軟件進行網絡賭博。最近,曲靖麒麟警方破獲了一起手機麻將賭博案,涉案金額高達100余萬元。雖然這是曲靖市告破的首例利用手機進行麻將賭博的刑事案件,可這樣的賭局在網絡上卻并不新鮮。

  5月17日,記者下載了一款評價數量為4120條、名為“熊貓麻將”的APP,發現其中貓膩還真不少。

  進入熊貓麻將APP后,隨即彈出一條用微信登錄的通知,這也是唯一一個登錄的通道。只要點擊“微信登錄”即可進入游戲界面,首次登錄后,熊貓麻將會向玩家贈送24張房卡。首頁的滾動字幕則提示玩家:文明娛樂,遠離賭博。

  這24張房卡要等玩家進入指定的房間后,在每一局牌局結算后進行扣除。不同類型的牌局,消耗的房卡數也不同。房卡用完后需要花錢購買。然而,這房間號則暗藏玄機。

  在游戲首頁有一個“創建房間”和“加入房間”的選項,當點擊“加入房間”時會彈出一個對線位數的房間號。這就意味著玩家必須知道確切的房間號才可以加入指定房間。記者胡亂輸入了幾個數字,多次嘗試均顯示“房間號不存在,請重新輸入!”顯然,要想碰對6位數的房間號,概率是極其微小的。

  “你沒有熟人介紹是不可能進去打的,只能用金幣或者鉆石來玩。”肖先生平時喜歡和朋友打打麻將,2018年年初,肖先生的大學同學將他拉入了一個麻將群。群里成員有28人,除了拉他入群的大學同學,其余26人肖先生都不認識。“有段時間打得特別兇,現在慢慢地也不玩了。”肖先生說,牌局一般都是由群主組局,然后給大家發放房卡,等到牌局結束后,再統一計算各人輸贏的金額。

  肖先生介紹,一般一圈打下來是8局,他參加的群為5元群,但是大家也可以私下自行協商,只要達成共識,就可以打10元或者20元的。在這個群里還有一個600字的“群規”,對怎么支付賭資、如遇到緊急情況要解散該找誰要錢、房卡怎么提供、遇到不給錢的人誰來墊付資金、遇到作弊該如何處理都做了相應規定。可即使有這些規定,仔細看來還是讓人覺得漏洞不少。

  在這幾條“群規”中,關于IP的規定引起了記者的關注。規定中寫著:“同一IP直接解散房間,第一盤就出現同一IP直接解散,中途出現要么打完要么解散給錢。”并且保證群頭不會“串”。“串就是指兩家甚至三家坐在一起打,可以互相看牌。”肖先生解釋道。“它上面說出現同一IP地址則解散,如果沒有連接wifi而是用4G來打,怎么檢測IP呢?”記者問。 “所以說這個其實不科學,作弊太容易了。我輸得最多的一次輸了400多元,其他時候也是輸多贏少。”

  除了剛才所說的兩家或三家互相“串”的作弊方法,網絡上兜售的外掛也是讓人輸錢的原因。在百度搜索欄輸入“熊貓麻將外掛”,馬上會出現很多相關頁面。時報記者根據搜索結果添加了一個販賣外掛的微信號,幾分鐘后即驗證通過。這個名叫“游戲大師”的微信號又推薦了另一個微信號,表示可以加客服進行咨詢。

  這名客服稱自己手上有很多款游戲外掛,并詢問記者想要咨詢的是哪一款。“熊貓麻將這個有,我把外掛功能發給你看。”隨后,客服發來了一張圖片,圖片上面標明了這款外掛的所有功能,包括:透視三家牌、起手暗杠、快速自摸、智能出牌、隨意選牌、防點炮、防杠幾個功能。并且還能自行選擇“好牌幾率”以及“自摸幾率”。

  這些功能的全套價格為680元,客服表示可以遠程幫忙安裝。“如果遇到對面也有外掛怎么辦?” “你可以透視啊,如果對面也有外掛是可以透視看到的。” “會不會被查?” “我們這個是防封號、防檢測的,查不到的。”看到記者有些猶豫,這名客服又發來了演示外掛的視頻。

  視頻中,一名男子在解說:“想要什么牌就什么牌。”男子點擊屏幕左上角“透視三家”功能,隨即對方所有的牌都顯示在了屏幕上。“每一家的牌都看得清清楚楚。”安裝外掛后,上述的幾個功能可以自行選擇,需要哪一個功能直接點擊就可使用。

  肖先生打熊貓麻將一年多,在他的印象里自己贏得最多的一次贏了100多元。“其實最賺錢的還是房主,每局結束后大家都要給他5元/人的桌子錢,一天打下來這筆錢還是很可觀的。”

  肖先生說,由于和群里的其他人都不認識,自己打得不多,但是經常能在群里看到大家發紅包結賬。“有段時間打得特別頻繁,每天晚上都有人組局,后來漸漸就不打了,現在這個群已經沒有人在群里說話了。”

  畢女士也是麻將愛好者,閑來無事時會在歡樂麻將上和網友打幾把。“有朋友把我拉進了一個微信麻將群,然后大家會相約在APP上開房間,再把鏈接發到群里,等人進齊了就開始玩了。”畢女士介紹說,一般可以選擇4局一圈或者8局一圈。“打完之后每個人的積分是多少都會有人進行統計,之前就規定好了每分多少錢,結束之后統一結算。大家把錢發到微信群里自行領取。”

  剛開始畢女士癮很大,用她的話說,輸了總是想翻盤。“我玩的時候基本上都是輸錢,平時都打2元的,一圈下來差不多輸了一百多元。”在沉迷于打線上麻將的一個多月里,畢女士前前后后輸掉了800多元錢。“我也懷疑過是不是系統有鬼或者有人作弊,但是就是很上癮。”對于網絡上的外掛,畢女士表示自己也聽說過,但由于是被朋友拉進群的,出于對朋友的信任,也沒想太多。“現在回想一下還是很有問題的。”

  由于工作比較繁忙,組織者平時又多在工作時間進行牌局邀約,畢女士慢慢也就不玩了。“感覺這種平臺影響了一大撥人,好多人上班也在玩,比如我。這種方式容易組織,很泛濫,容易讓人沉迷。”

  現在,畢女士卸載了這款APP,也退出了微信群,回想起來還是覺得這件事既浪費時間又浪費錢。

  云南三儀律師事務所黃建軍律師認為,線上打麻將的行為,在罪與非罪之間需要進行具體認定。

  “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》第三百零三規定,賭博罪,是指以營利為目的,聚眾賭博或者以賭博為業的行為。賭博罪主要針對的是組織者,有兩個要求:一是以營利為目的,二是要以賭博為業。”黃建軍律師認為,線上打麻將是以賭博為目的還是娛樂為目的,是有很大區別的。

  “所謂聚眾賭博,是指組織、招引多人進行賭博,本人從中抽頭漁利。是否有抽成,是否以盈利為目的是組織者是否構成賭博罪的客觀要件。”黃建軍律師說,這種線上麻將取證比較難,等到掌握了整個操作過程,進一步調查后如果確認了該行為屬于賭博,那么參與賭博的人應當承擔治安管理的行政處罰責任。

注:本文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有侵權行為,請聯系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。

評論



分享

熱門文章

資源鏈接:
CopyRight @2018-2021 版權所有 瀏陽休閑娛樂行業云 沈日生 技術支持:長沙云搜網絡科技有限公司
Power by DedeCms
上海快三走势图